哲学家Vs科学家:意识的本质

作者:权煌越网址:http://www.shenzhiguodu.co浏览数:459 
文章附图

有的哲学家认为大脑无法自我了解,但神经科学家认为实则不然。


当你正在阅读这句话时,大脑里上百万个的神经元正在疯狂地彼此交流,从而导致此刻自觉意识的经历。


数千年来,意识性的本质激发了哲学家和科学家的浓厚兴趣。


但是现代神经科学是否能够解开这个神秘的现象?在美国纽约举行的年度庆祝以及科学探索的世界科学节上,一组专家就科学家通过研究大脑所能以及不能对心智有所了解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心灵的哲学


很多伟人的大脑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在思考意识性的意义,美国迈阿密大学的哲学家科林·麦克金(Colin McGinn)这样说道。


17世纪法国数学家哲学家兼勒内·笛卡儿(René Descartes)介绍了著名的身心二元论的概念,后者认为本质上来说身体的世界与心灵的世界,或者称灵魂,是相分离的,尽管两者之间会发生相互作用。


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求托马斯·赫胥黎(Thomas Huxley)帮助发展了副现象论,也即大脑中的物理事件会产生精神现象。在这次研讨会上,麦克金还谈论了泛心论,这种观点认为宇宙是由心灵组成的。


麦克金本人相信,无论科学家怎么研究大脑,心灵本质上来说是无法自我理解的。“我们就像尼安德特人,努力地试图理解天文学或者莎士比亚,” 麦克金说道。


人类大脑在理解自身意识性方面面临一个“认知缺口”。


专家小组成员、美国西雅图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的首席科学主任神经科学家克里斯托夫·科赫教授(Christof Koch)就麦克金的观点提出异议。“我认为这是失败主义的论断,” 科赫说道。


他的反驳就像他的服装一样七彩——他身穿着艳丽的夏威夷T恤和橘色的裤子。“从历史观点上说,哲学家对解释事物有着灾难性的记录,” 科赫说道。哲学家非常擅长问问题,但是在找寻令人满意的答案方面却不太在行。


寻找答案


科赫和其它小组成员转向科学实验寻找答案。例如,1970年由心理学家戈登·盖洛普(Gordon Gallup)进行的所谓的镜子实验,它是指对婴儿和动物自我意识性的测试。


在婴儿或者动物被试体的脸上放一个彩色的点,然后让被试者站在镜子面前。如果被试者能够识别镜子里的点就是自己身上那个点,那么这证明他们具有自我意识。


婴儿大约在8个月以后会表现出自我意识。动物,例如黑猩猩、海豚甚至是章鱼也表现出自我意识。


科赫自己的研究则关注于大脑神经元的活动是如何产生意识性经历。在一项著名的实验里,科赫和同事发现单个神经元能够编码抽象的概念,例如家庭成员或者名人。


他们甚至发现了所谓的詹妮弗·安妮丝顿神经元,这个神经元只会在当一个人看见女演员的图像时激活。意识经历比单个神经元的活动要更加复杂,但科学家可以从这些大脑细胞行为和连接方式方面了解更多信息。


专家小组成员、美国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尼古拉斯·希夫(Nicholas Schiff)谈论了他与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病人的工作,昏迷是意识性和无意识性之间的边界。


“意识性是一个分等级的现象,” 希夫说道。例如当一个人醒来,他/她还不是完全的意识清醒,而是逐渐的获得意识。


随后希夫描述了一个名为唐纳德·赫伯特(Donald Herbert)的男人的著名案例。赫伯特是一名患有外伤性脑损伤的消防员,他在一次救援工作中因燃烧的房屋屋顶坍塌在他身上,导致他缺氧数分钟。


这场事故导致赫伯特失明,并处于最低意识状态长达九年。一天,他的护士给他服用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综合症和其它大脑紊乱疾病的药物后,赫伯特就醒过来了。


他保持着自己的记忆并立即开始与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说话。


专家们对比了赫伯特的状态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妇女特丽·夏沃(Terri Schiavo)的状态,特丽从1990年至2005年一直处于持续性植物状态,并成为就是否要撤销她的生命补给的法律辩论的中心。


夏沃的例子与赫伯特的完全不同,因为夏沃的大脑被广泛的监测但在与意识性有关的大脑区域里并没有发现任何大脑活动的迹象。


专家小组成员、比利时国家科研基金、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的神经科学家梅兰尼·波利(Mélanie Boly)描述了她与昏迷病人的工作。


波利的研究旨在绘制走向死亡或者逐渐康复的昏迷病人的大脑活动。波利还讨论了所有人都熟悉的意识性——睡眠。在人们睡眠过程中,通过磁力的刺激大脑特定部分,波利显示与清醒状态相比,睡眠时大脑活动相对是小范围的且没有那么复杂。


专家小组一致同意认为大脑会产生意识性的现象。就像科赫机智的描述为“没有大脑,就不可能有心灵(一语双关,又指没关系!)(No brain, never mind!)”。


但与麦克金的观点心灵内在是不可知的相反,其它专家认为科学研究能够逐渐深入了解被试者。然的,麦克金承认意识性的难题令人沮丧,但其他人则认为这个课题非常令人振奋。


“这次大家聚在一起探讨各种问题,我觉得非常鼓舞人心,我们获得了更多的知识,之后希望我们能够进一步提出有关人类生活更深层次的问题,” 波利说道。


支付宝:1113319145@qq.com
微信:quanhuangyue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